他唤醒高层消防灭火无人机市场,力争3年积累资金10亿:“疯子”曹兵的反败为胜

2018-11-13

一场损失超30亿的大火后,“疯子”曹兵成为了消防灭火无人机领域少有的清醒者。在小型消费级无人机盛行的多年间,消防、救援、植保等工业级无人机应用仍大面积留白。用曹兵的话说,“我的无人机是用于灭火的,不是看而是干的”。

一场损失超30亿的大火后,“疯子”曹兵成为了消防灭火无人机领域少有的清醒者。在小型消费级无人机盛行的多年间,消防、救援、植保等工业级无人机应用仍大面积留白。用曹兵的话说,“我的无人机是用于灭火的,不是看而是干的”。


文 | 小韩

图 | 重庆国飞

在航空创客云集的第三届中国航空创新创业大赛总决赛现场,曹兵算是较惹眼的一个。

往届获奖嘉宾、山东飞奥航空发动机有限公司董事长常书增做完经验分享,刚走下台,观众席中的曹兵第一个冲上前,递过一张名片,直奔主题表明合作意向。摸爬滚打六年来,对认准的事情,他从不犹疑。

如今的曹兵是重庆国飞通用航空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国飞”)董事长,带领团队研发出了国内最大油动变距多旋翼无人机和中国首款高层消防电动无人机,多次登上央视。

“缺资金,现在还缺,永远都缺。虽然已拿下以色列的订单,也与政府消防部门达成了合作,但资金仍是公司发展最大的阻力。“消防灭火无人机是一个全新的方向,要得到市场认可和接受,必然会经历一个艰难的过程。曹兵深信,飞行器辅助灭火时代的到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曹兵近照。创业六年,他被人称为“高层消防灭火无人机的拓荒者”。

紧抓行业痛点  抢占空白市场

半路出家的曹兵第一次参加中国航空创新创业大赛,就带着创业公司重庆国飞从一众科研院所和素有航空产业“国家队之称的企事单位中杀出重围,折桂创新组第一名。“感觉真的很好。他说。

抱着“看一看自己在同行中是否领先的初衷、也想通过大赛平台获得专家指点和资方关注的曹兵,其实赛前并未过多准备。他的参赛项目“高层消防灭火无人机已经很成熟了,“把自己真实的东西拿出来就行。颁奖结束,他马不停蹄赶回重庆,继续扎进工作。

研发的关口已被攻破,眼下曹兵聚焦的难点是市场推进。“我们项目的核心竞争力,是产品的应用性、实用性,和未来巨大的市场价值,他解释道,“人们不认识、不敢用,市场需要一个培育过程。”

重庆国飞研发的GF-XMF/1型消防干粉灭火无人机正在进行消防演练。

尽管手中握着来自消防部门和消防器材代理商的订单,并将产品积极介绍给了英国、美国、阿联酋、韩国等代理商,但如果资金不到位,生产就无法跟进。

“去年一月份,我刚融到第一笔资金,真正完善了生产机器。”曹兵回忆。“今年八月中旬的报告显示,仅仅两个月,我的订单就超过了3000万,”他坦率地说,“但现在急需资金投入生产。”

“高层消防灭火无人机”中“灭火”这两个字,是曹兵最先引入的。在他之前,消防无人机多是消费级小型旋翼无人机。“消防的概念很广,侦查航拍、气体监测,这些都算,我的无人机是用于灭火的,不是看而是干的。”曹兵说。

“小型无人机干不了灭火的活,那就只能做大的,挂水袋、大载重。”他认定工业级灭火无人机会成为刚需。2012年至今,曹兵先后研制出高层喷粉灭火无人机、高层细水雾灭火无人机、高层破窗无人机、高层救援无人机、高层喷水无人机和森林灭火无人机等,在消防、森林、救援、植保和警用方面抓住了“行业的痛点”、填补了产业空白。业内有人称他为“高层消防灭火无人机的拓荒者”。

重庆国飞员工检查消防干粉灭火无人机,为以色列演练做准备。

2016年,在曹兵的艰难时刻,重庆市大足区政府曾给予他几百万支持,他原先的创业公司辽宁天行健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天行健”)就此更名为“重庆国飞”,从老家辽宁迁至重庆。那时,曹兵已研制出全国最大的工业级油动变距多旋翼无人机,续航时间4小时,载重75千克,作业半径40公里。

随后,曹兵团队又从市场需求出发,研发出了电动高层消防灭火无人机。该无人机载重量大、抗风力强、续航时间长,可搭载干粉25千克,一分钟能扑灭100立方米大火,获得32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12项,技术壁垒和仿制难度极高。这款无人机改写了高层消防“到不了、靠不上、够不着”的历史,被央视《我爱发明》《新闻联播》等媒体报道。

六年过去,消费级无人机日趋成熟,但工业级无人机市场仍大面积留白。高层消防无人机是曹兵在细分领域市场上的主打产品。他计划打造高端品牌,快速抢占空白市场,为之后的产品多元化发展奠定基础。他指出,“现在我们主攻电动,未来还会进一步发展油动无人机,因为更大的载重也是市场需求。”

曹兵(右)与外方代表讨论无人机产品,他正在逐步打开市场。

“未来,不用多——3年内,我们指定达到10个亿的资金积累,”曹兵表示,“市场一旦打开,就会产生多米诺效应。”因此,他从不畏惧“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夺冠后,他第一时间在朋友圈里写道:“创业难,坚持一个梦想更难!接下来会有更艰辛的路要走。”


“搞发明的有几个不是疯子哪

曹兵是特种兵出身,1987年复员后在父亲曾任工程师的辽宁无线电一厂做雷达总装设计,虽“读书不多”,却“对机械有着天性般的聪明”。后来,他辗转进入沈飞,从事飞机结构设计和气动布局设计。

2011年,沈阳皇朝万鑫酒店的那场大火让曹兵触目惊心——难以扑救的高层火星最终将整栋价值30亿的地标性建筑化为废墟。平日里热爱航模的他决心研制消防无人机。彼时他已下海十多年,在东三省打拼得小有名气。

他花一夜时间做通了妻子的思想工作,拿到10万元启动资金,又拉起一群平时玩航模的朋友,租来不足二十平米的车库开始研发。冬天的辽宁,车库里没有暖气,曹兵“手脚冻得像猫咬了似的”。

曹兵(右二)和原辽宁天行健公司员工与无人机合影,那是他创业最艰辛的时期。

“为了这个飞机的梦,我真的疯了。”曹兵说。他没想到,前后扔进50多万,产品却“一点影子都没有”。他不敢回家见妻子,不敢与亲朋好友打招呼,不分昼夜地搞研发,“几个月都忘洗一次澡”。他从不否认自己当时“疯子”般的行径——“搞发明的有几个不是疯子哪。”

“亲戚的钱被借了个遍,一架十几万的无人机刚造好,还没离开地面,就由于发动机产生的共振而震碎了,”曹兵说自己那段时间“很多次想放弃”,“先后投入近400万,无人机第一次飞上蓝天,但很快从几十米的高空一头栽了下来。”

“钱借不到了,研发却不能停。”于是曹兵开始抵押房子和汽车,妻子不理他了,父母要同他断交,朋友说他有“精神病”。他曾经为了资金去开高利贷,在被追债人堵上门来的至暗时刻,“甚至想到过自杀”。

赤手空拳的研发历尽曲折。无人机喷射干粉时,如何在强劲的后坐力下维持稳定是个难点。曹兵充分利用自己在沈飞的设计经验、钻研借来的书籍,通过改变气动布局和机体结构,创新发明了油距混控系统,修正了飞控算法,实现了无人机在强大后坐力下的稳定。

今年9月,重庆国飞配合国家消防装备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在海拔5000多米的青海玉珠峰建立高原试验点。

在高层消防灭火无人机的市场里,“疯子”曹兵是少有的清醒者。在小型消费级无人机盛行的多年间,他“无数次炸机、无数次从头再来”,“这个飞机的梦”一梦就是六年。随着曹兵心中的高层消防灭火无人机逐渐清晰、定型,他凭一己之力扭转局势、反败为胜。

近年来,国内外消防灭火无人机在破解高层消防难题上的价值日益凸显,有人称“消防无人机的时代来临了”。纵使当下资金短缺,曹兵坚信产品背后蕴藏的市场价值巨大:“目前看来,我非常有信心。”

今年,曹兵的高层消防灭火无人机通过国家消防装备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测,国家《消防无人机防御体系》课题以重庆国飞为牵头单位。实力雄厚的研发团队和严格的质量管理体系让他在突围的路上越战越勇。“如果一个人抱着安于现状、小安即安的心态,就无法去挑战自己。”这一点曹兵深信不疑。

10月12日,曹兵获得第三届中国航空创新创业大赛创新组一等奖。图为中国科学院曹春晓院士为曹兵颁奖。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是曹兵喜爱的一句话,他以此命名最初的无人机公司辽宁天行健,立誓“要把我们的无人机公司变成大疆那样的全国知名企业”。

未来,曹兵希望通过扩大生产,迅速占领市场,同时配合国家消防装备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引导建立高层消防无人机规范。正如重庆国飞的企业格言所说——“用工匠精神打造自己的民族品牌”。

(转载请注明)

相关内容

更多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